阿拉斯加——让生命冒个险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小螃蟹 来源:新浪博客 2013-08-02 07:07
阿拉斯加是美国面积最大的州。几百年前它和西伯利亚相连,那里的游牧猎人迁徙南下,成为这片土地的原住民。1867年,时任美国国务卿Seward以720万美 ..
 
 
 

阿拉斯加是美国面积最大的州。几百年前它和西伯利亚相连,那里的游牧猎人迁徙南下,成为这片土地的原住民。1867年,时任美国国务卿Seward以720万美元的价格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手中买下了这片人迹罕至的冰天雪地。当时的美国人揶揄这是“SewardFolly”(Seward的蠢事)。可是他却说:“现在我把它买下来,也许多年以后,我们的子孙会因为这块土地而得到好处”。后来的事情被大家所熟知——金矿和石油相继在此被发现,而阿拉斯加作为空运枢纽和捕鱼重镇的潜力也日趋显现。那头是俄国人毁断肠,而这片土地东南部的海港城市也以这位富有远见卓识的国务卿命名。




对我来说,发现阿拉斯加的过程也和俄罗斯人对这里的认识一样——短短8天,从失望到深爱。阿拉斯加的美像一层层剥开的洋葱,慢慢地却也是不断地带给我瞬间的惊喜、持续震撼、和恒久的感动。 
初到阿拉斯加,我不禁有些失望。大约是北美自然风光看得多了,所谓SewardHighway世界级的风景,在我看来却并不如班芙的山水。不过,阿拉斯加这样神奇的土地,自然有着他吸引我的独特名片。就像黄石的地热、犹他的峡谷一样,阿拉斯加的名片便是冰川。这圣洁而又神秘的淡蓝,时而高悬山脊,时而填满山凹,时而凭海而立。远眺冰原,它们气势巍峨,不可一世。而随着冰川崩裂,碎冰落到海里,它们就变成了一座座浑然天成的冰雕。再小,便成了海水中那一颗颗晶莹的钻石。 

冰川是大自然千万年打磨的艺术品。多年积雪在重力和压力的作用下逐步将空气挤压出去,形成坚硬纯净的固体,叫做冰川。和一般的山不同,冰川本身是一个“流动着的固体”,它用它的前行和撤退改变着山川大地的面貌。当他前行时,他将山川移为平地,将峡谷变成河流,他所经之处,一切生物都被毁灭;但当他后退时,万物复苏,在他滋润过的土地上健硕成长。消融的冰川或是形成瀑布飞流直下,或是聚集成溪,袅袅婷婷地绕过各种森林和浅滩汇入大海。由此形成的丰富地貌让人错愕。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在这绵延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样的画卷俯仰皆是,随意放眼看去,便是一眼万年。



冰川在冬季形成,夏天消融。让阿拉斯加拥有了两种主题色:冬天是白,夏天是绿。墨绿色的杉树,翠绿的灌木,青绿的草地,浅绿的冰川湖水。哦对了,还有那湖中静静躺着的一朵朵荷叶。虽然没有赶上荷花盛开的季节,但那些略微发黄了的荷叶却着实是亮眼的点缀——衰败原来也可以如此优雅美丽。 


阿拉斯加的发展史大概可称得上是一部人类探索未知的历史。著名的国家公园KenaiFjord 俄语中Denied Field的音译,由此可见数百年前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而在这片土地上行走,即使是娇生惯养如我,也不时体验着拓荒者生活的点滴。Denali国家公园的灌木丛中与蚊子搏斗,只为摘一把野生的蓝莓,品尝大自然的味道。在Valdez出海看冰川,穿着“渔夫装”、套鞋、和救生衣,乘风破浪划着Kayak。一阵饥寒交迫后,终于划到一个荒芜的乱石堆上,享受冰冷的三明治和热巧克力的美味。在Matanuska,踩着冰爪在矗立了千万年的冰川上行走。阳光刺目,冰爪锐利地划破冰面,冰化成水缓缓流淌,仿佛是因为疼痛而流下的泪水,让人心生不忍。




 


不过,和真正的探险旅游者想比,我的这些经历还远不足挂齿。我们实在是拥有太多个理由退却了:徒步路上可能有熊,山间的石子路可能会戳爆车胎,湖边有蚊子,甚至只是太晒或太累。于是在我们舒舒服服坐着车走了几千公里的同时,我们对于阿拉斯加的体验也注定只是浅尝辄止。



Denali那条壮美的龟速石子路上,我们遇到了一群骑着自行车的美国人,他们日晒雨淋,已经沿着阿拉斯加蜿蜒的山脊间连续骑行了10天,行程几百公里。他们白天边赏美景边赶路(顺便说一句,阿拉斯加的山路绝非一马平川,除了延绵起伏,许多地方都是未铺过沥青的石子路),晚上就随意找一处风景优美的营地搭帐篷,睡睡袋。吃饭要不是用面包和水凑合,就是自己生火,来一顿烧烤。此外,他们还要带上备胎,熊铃,防蚊喷雾等准备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阳光把他们的皮肤晒成了黝黑,还夹杂着大小不一的斑斑点点——我曾经极为讨厌这些它们,但现在看来,却觉得那是只属于热爱生命的勇敢者的印记。Seward,我们遇见了一对走完那条难得出名的HardingIcefieldTrail的老夫妇,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盯着烈日、冒着遇见熊群的危险、穿过森林、踩着积雪一步一步地走了8小时,14千米。但我能想象着他们相拥站在雪山顶端,一览无垠的冰雪世界的壮美图画。这个画面让人肃然起敬,也让人艳羡不已。但没有冒险,哪能看到人生最美的风景?
 


其实何尝只是人类懂得冒险和坚持呢?能在阿拉斯加繁衍生长的生命,哪一个又是温室里的花朵?Denali国家公园里的许多云杉树,朝向不同方向倾斜,因此被称为喝醉了的森林(DrunkenForest)。护林员介绍说,这是因为它们在北风呼啸的时候,仍然尽力从不同的角度汲取生长的养分的结果。这里的驯鹿即使在零下40度的冬天也依然外出觅食,无论是杂草还是动物的腐尸,他们都努力吸取片土地所能提供的一切营养。最令人难忘的当属那燎原般恣意盛開的火焰草(Fireweed)。无论是城镇的公路边还是空旷的山谷里,无论是森林的小径旁还是湖边的芦苇丛中,他们都倔强地抬着头,给我们带来一抹抹难忘的深粉红。当地人告诉我们,由于冰川对阿拉斯加地貌的塑造运动,很多植被都会被毁。但每当这一过程结束,生命开始复苏,首先开始生长的便是这“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火焰草。单个看来他们毫不起眼,但漫山遍野地迎风而立,却实在是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大概是被这自然力量深深感染,当地人对这里一草一物的珍惜更是令人感动。Denali国家公园是观赏动物的圣地。但一路上,司机说的最多的却是提醒游客轻声说话。在远远看到动物之后,甚至要求大家保持安静,以至于不惊吓到动物,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在Valdez乘船出海,开船的小伙告诉我们,当地政府划定的禁捕区,如果任何船只踏进一步,就自动面临32,500美元的罚款。此外,为了让种群获得更有利的生存条件,每年都有大量三文鱼洄游阿拉斯加。虽然在那里钓鱼似乎是易如反掌,但渔夫们却十分自觉地遵守着每天6条鱼的上限。他们会把多捕的鱼会放回大海,让其他动物分享美餐,以示对自然馈赠的回报。

 

当地人不仅有很强的环境保护意识,他们还不辞辛苦地教育着来到这里的游客。一些国家公园的护林员每天都会到Seward水族馆给游客上课,讲解冰川的知识,以及气候变暖正在如何让眼前的美景消融。他比较了100年前,70年前,以及20年前同一冰川的样子,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冰川融化的速度远远大于积雪速度,冰川的消融已经快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位于Valdez附近的哥伦比亚冰原在33年内退行了13英里(约21公里)。大约再过20、30年,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许多冰川——地球上最大的淡水资源——就又将成为记忆中的永恒。护林员说,由于当地住户的供热会给冰川带来影响,他开始逐渐改变一些生活习惯(如装上更厚的玻璃等),并将冬天的取暖费用从每月750美元下降到每月120美元。而另一些护林员则会在出海游船上给孩子讲解海洋生物的知识,并向完成任务的孩子们颁发JuniorRanger奖章。当护林员郑重地带上帽子,让孩子们在她面前起誓“我将继续关注和保护海洋生物”的那一刻,我简直要感动得落泪了。尽管各国政要们在哥本哈根对减排的争吵还余音未了,但此刻这些孩子们纯洁而清澈的眼神,以及护林员欣慰的微笑,都让人觉得如此温暖。保护地球,不仅是政客们的谈资和政治筹码,更是每一个普通人实实在在的行动。
 


短短八天的旅程,让我爱上了这片曾经荒芜的土地。因为这里的冰川草原,瀑布大海,高山峡谷,因为这里是动物的天堂,是最有生命力的植物的家园,还因为那些珍惜和热爱这一切的人们。上天是公平的,他给了阿拉斯加呼啸的北风与漫漫长夜,却也赐予了它伟大的山川河流。他让旅行者们付出辛劳,却也让我们在饱览美景的同时,感受到强烈的心灵震撼。
已有1444人阅读

生活玩乐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