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最有名的那一船难民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小熊笨笨 来源:多伦多妈妈网公众号 2018-06-27 21:09
难民,难民,一个让很多华人恨的字眼。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北美历史上,最早也是最有名的一批难民,也是漂洋过海的“Boat People”,只是飘的 ..
难民,难民,一个让很多华人恨的字眼。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北美历史上,最早也是最有名的一批难民,也是漂洋过海的“Boat People”,只是飘的不是太平洋,而是大西洋。
 
对了,你猜对了,是“五月花”(Mayflower)。
 



 
一说到“五月花”,你可能整个人都站立不稳了,好像眼前金光四射,身边有好多天使在扑腾翅膀,整个美利坚,都因为“五月花”三个字,让你睁不开眼。
 
虽然如今吹得像是北美的诺亚方舟,但是回到400年前,它不过也就是逃避迫害的难民船不是吗?
 
今天我们就简单还原一下,英国诺丁汉郡那个斯克罗比村的几十个难民的故事。刘邦没当皇上之前,也就是沛县泗水亭的刘三;同样,五月花这帮人,当初也就是斯克罗比村的一些小老百姓。
 
 
缘起:英王为换老婆-“脱罗”
 
今天有脱欧,当年英国有“脱罗”(罗马天主教)。话说当年英王想废皇后换个老婆,都要罗马教皇同意才行,一气之下,自立为英国教会的教皇,和罗马教皇决裂。
 
换老婆成功!
 
但英国国教还是用的天主教那套做法,让许多清教徒不满。他们想彻底和天主教一刀两断,凡是和天主教有关的教义、仪式,都清除出去,所以叫“清教徒”。
 
你不要以为他们都是文盲哦。当时最活跃的就是剑桥大学,好多是剑桥大学的学生和教授。有些人主张,不急,慢慢来;有些人觉得慢慢来根本没希望,想从英国国教再脱离,单独建教。
 
这帮人就遭到英王迫害。坐牢、杀头的干活~!伦敦那里太拉风,惹人注目,有些人回到乡村搞。
 
于是,牛牛的“泗水亭”出来了,它就是英国诺丁汉郡的斯克罗比村。
 
 
 
斯克罗比村(Scrooby)的“泗水亭长”
 





斯克罗比村村官(邮局局长)的儿子布鲁斯特 (William Brewster),考上了剑桥大学,在那耳濡目染,成为清教徒“顿派”。

他父亲退休后,他回到他们村儿,做了邮局局长,同时秘密在他家中发展“顿派”,每周末都在他家祷告。附近一个村儿的剑桥大学生罗宾逊也加进来了。还有附近一个村儿叫布拉特福德(William Bradford)的小年轻,也跑过来听。

巅峰时候,他们这个在斯克罗比村的“秘教”,加上家庭成员,有一百来人。约克大主教发现了,就来抓。

于是他们就想逃。一开始被蛇头出卖了,抓了起来。倾家荡产后,终于逃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
那时没有许可,是不可以出境的。所以他们这群人,是非法出境。

在荷兰的苦 生活
 
那时的荷兰,正是黄金时代,垄断东方的香料贸易,赚了大钱。整个社会风气相当开放。被英国迫害的,跑荷兰可以自由信教。
 
但是他们一村人到了荷兰,没钱没依靠,只能打累脖工。阿姆斯特丹生活成本太高,住不起,搬到了小城市莱顿。
 
在荷兰生活了十年,虽然有宗教自由,但是二代开始被荷兰同化,说荷兰语,过荷兰人的生活,这让他们这群英国一代移民深感不安。
 
那时英国在新大陆建立了一个弗吉尼亚殖民地,政府和商人都宣传到那里,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于是他们打算铤而走险,也去新大陆。
 
 
为了希望,他们村上了“五月花”
 
 
想去新大陆,也不是那么容易。得英王批准,还得有钱。他们花了三年时间,终于获得了批准。反正送去新大陆,自生自灭。
 
他们还向一家叫”商业探险“的蛇头公司,获得贷款。反正你们可以租船去那里,到了那边,给我向印第安人收购皮毛,等我下一波船来时,交给我抵还贷款和利息。
 
就是这么玩的。
 
当然,船上的剑桥大学生,心中还是有光芒万丈的理想的,希望到了新大陆,建立一个新世界!
 
 
 
九死一生,来到普利茅斯
 


 
他们村的人,加上“商业探险”招的另一波人,在英国普利茅斯港上了五月花。这样一艘小船,跨越大西洋,不是闹着玩的。之前就有一船,一百多人葬身大海。
 
他们在海上走了两个月,死了一个,生了一个,到岸时,还是102人。本来是到弗吉尼亚北部的,不想冬季大风,把他们吹到了今天普利茅斯鳕鱼角(Cape Cod)。
 
已经没多少吃的了,他们只好在附近找个地方非法登岸。他们运气好,在他们来之前两年,当地原住民村子,因为传染病,几乎死绝了,荒无人烟。
 
由于一切都是非法,包括这块地,也不是英国批准的。所以他们为了生存,集体签署了一个“五月花公约”,建立自治政府,并推选了一名总督。有点像当年“联产承包制”按手印儿。这个做法,振聋发聩,后来大家都这么效法,以至于北美殖民地,如星星之火建立起来。
 
整个冬天,登陆修建定居点,没有遭遇到什么危险。但是由于饥饿、坏血病、传染病,一个冬天下来,死掉了将近一半。他们用大炮镇守,以防被印第安人袭击。
 
 
两个印第安人,像两个天使一样来到他们身边
 
 
来年三月,突然有个叫小撒"Samoset"的印第安青年,大步流星走入他们的定居点,用英语说,“英国人,欢迎你们!” 

 
这个小哥告诉他们,整个村子死绝了,只剩下个叫史广多的人,会流利英语。他还讲到,这一带的大Boss,叫马沙烁(Massasoit)大酋长。
 
经小撒介绍,他们认识了史广多。
 


 
史广多曾经被英国探险者抓到欧洲去做奴隶,学会了英语。后来获得自由身,跑回到村里。由此也躲过传染病一劫。
 
他做了五花月人的翻译和向导,带他们见了大酋长。
 


 
因为有小撒和史广多引见翻译,大酋长知道这帮人不同往日那些来掠夺的,这帮人是逃难来的,于是让他们留下,并签署了和平协议。
 
史广多就留在了五花月人身边,教他们学会如何在北美生存。因为五月花人,是从英国普利茅斯出发的,他们叫这个地方“新普利茅斯”。
 
 
宾主尽欢,过上愉快的第一个北美感恩节
 


 
依靠史广多教授的生存技巧,加上自己带来的种子种粮食,当然,最重要是皮毛贸易赚的钱,1621年秋天,他们过上了第一个感恩节。
 
大酋长带了90多人来赴宴,一起吃火鸡,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普利茅斯人,和当地印第安人,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
 
 
五十年时间,一切都变样了
 
因为在普利茅斯落脚了,赚到钱了,也很和平安宁,他们的家人也陆续坐船来团聚。清教徒也一批批来,皮毛再一批批装船送回英国。
 
但是,他们的二代,以及后来的清教徒,就对印第安人没那么客气“感恩”了。来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客气,都有枪炮,印第安人就感到越来越紧张了。
 
加上周边的beaver都抓得差不多了,后来的清教徒,不断往内陆迁徙,和印第安人部落发生了冲突。
 
五十年后,大酋长的儿子做大酋长的时候。新英格兰的欧裔已经有8万,当地的印第安人只剩下一万。终于爆发战争。印第安人被干掉了。新英格兰正式成为欧裔的地盘。
 
当然,他们最后的确建立了一个崭新的国家。据说今天每十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祖宗可以追溯到五月花的船客。
后来来美国的难民就更多了。可以说,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难民的历史。川普的爷爷也是难民,年轻时逃兵役的,跑美国来,一开始给人理发,淘金潮时跑去开店发了财。如今难民之后,做了美国总统。
 
 
已有47人阅读

在线杂志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