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今夜秀》1:"One ice cream, please."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怪侠一枝没 来源:原创 2018-12-17 08:43
孩子来加拿大时9岁,个性害羞。看到冰激凌车想吃冰激凌,却要妈妈买,自己不敢去。塞20元钞票给他壮胆,在妈妈逼迫下,战战兢兢走到冰激凌车下 ..
孩子来加拿大时9岁,个性害羞。看到冰激凌车想吃冰激凌,却要妈妈买,自己不敢去。塞20元钞票给他壮胆,在妈妈逼迫下,战战兢兢走到冰激凌车下,手里拽着钞票,抬头望窗,始终不敢叫出那一句:
 
"One ice cream, please."
 
那一幕,令我印象深刻。想到小时候在家乡蹬过自行车卖冰棍,新年夜夹在大衣内跑出去卖烟花,都是很美好的回忆。暗暗决定,在加拿大的新年夜,也做点什么,让孩子参与。
 



 
眼看新年将近,我想到了多伦多City Hall倒计时,那一定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我能带孩子去卖点什么呢?
 
在万能的淘宝上一搜,我找到了LED Shoelace。
 



 
跟孩子商量了这个project,新年夜去City Hall卖LED Shoelace。孩子犹豫良久,我只好告诉他,我负责吆喝,他负责数钱就可以了,孩子一听,欣然同意。
 
 



 
一天下午,门铃一响,我有预感,一开门,果然几个大箱子送上来了,一共100对LED Shoelace。我忐忑不安,我用的是EMS,不知道关税几何,不想delivery man十分干练,放下几个箱子,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驿动的心,渐渐平息,右手将握着钱包的左手轻轻地按了回去。
 
 



 
100双发光鞋带,加上运费,平摊下来大概2加元一对。卖多少呢?定价很重要啊。根据我大学卖贺卡的经验,一开始一定要卖贵,收回成本后,再便宜处理,那时卖多少都是赚。
 
于是我定价10加元一对,买二送一,即20元3对。心里默算,100对,卖700-1000,刨除成本,可以赚500-800元啊。就给孩子上这么一课,看,钱是怎么赚到的。
 
孩子也兴奋了。看着他兴奋劲儿,我似乎又看到了我的童年。
 



 
万众期待的12月31日终于来了。我们提了几大包,坐地铁来到City Hall外的内森菲利普广场。
 
真的是人山人海,没有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人小孩兴奋地挥舞着荧光棒,沿途都有小贩们在叫卖,还真有小时候过年的感觉。
 
怎么办?已经到了啊,第一步是要掏出来。你敢掏吗?
 
都已经到这一步了,那就掏吧。孩子是不敢掏的。孩子说:“你叫我掏出来,你为什么不自己掏出来?!”
 
我被小朋友challenge到了,为了做个表率,就掏出来了。掏出来后,给他系了一对在鞋子上,给我自己系了一对在鞋子上,按一下开关,亮了。引来了一些路人的目光。
 
可是人家依然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啊。接下来,必须喊出第一嗓子。我对孩子说:“喊吧?”
 
孩子说,“你为什么不喊叫我喊?”
 
我被小朋友challenge到了,为了做个表率,我就喊了第一嗓子:“Shoelace, LED Shoelace”。有过路者笑了,表现出兴趣,仍然有迟疑。
 
“该你了。” 我对孩子说。
 
孩子沉默了。当时周围是熙熙攘攘,喧喧嚣嚣,回首那一刻,我分明记得是鸦雀无声,就等孩子初试啼声。
 
半天过去,我听到一声,“Shoelace”,细弱蚊蝇,在我耳中声如洪钟。我叫他往前站一步,大点声,孩子往前稍稍站了下,却再也不叫了。
 
“你不是说你叫,我收钱吗?”
 
我心中苦笑了一下,瞬间回到童年,大声叫卖“Shoelace, LED Shoelace”。有家长过来了,他们过来了,带着孩子,好奇地问了价钱。一听10元,拽着孩子走了,有个小朋友依依不舍,还回头看。
 
又有几拨人,还有几个印度小哥,也来问了问价钱,我们展示了脚上的发光鞋带,他们笑一笑,走了。
 
他们在笑什么?
 
孩子在一旁不安了。他好像在说,我们是不是很傻?他开始往后退,想躲到群众中去。看到此情此景,我当机立断,改变策略叫道:“LEDShoelace, 20 dollars 3 pairs”。很快,有个爸爸带着三个孩子,一上来就刷出一张女王,让孩子各选了一个颜色的鞋带走了。
 
幸福来得太快,好像龙卷风,我们被击中了。我把20加元钞票给孩子,look!销售额已达20元!一天不开张,开张吃一年。孩子也很兴奋,这可是好多个冰激凌啊。
 
假若画面定格在那一刻,当时,距离我们掏出来已经有9.5分钟。在三米之外,有两个大盖帽,我们竟浑然不知。收拾好得意之情,我正准备如法炮制,继续叫卖,突然,那两个大盖帽挡住了我们的脸。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加拿大也有城管?
 
事后证实,加拿大的确有城管,在这叫“Bylaw Officer”。当即就吓傻了,孩子快哭了,以为要抓起来。
 
“有没有permit?”
 
没想到两位城管叔叔还算客气,先礼貌性问了句。
 
我靠,大过年的,小民在路边卖几个shoelace还要permit?!是的。要permit。远处几个小贩略带淫笑地望向我们,我说,他们都有permit吗?城管叔叔说,是的,而且就是他们举报的你。
 
我顺着城管叔叔暴露的手势放眼望去,那几个小贩,淫笑地更厉害了。我说,现在就买permit可以吗?城管叔叔说,太迟了,你要提前几个月向市政府申请。我认了,收拾袋子准备上交,不想多伦多城管一摆手,叫我们不要再卖了就可以了。
 
“Happy new year!” 离去时,城管还叫了句。
 
怅然若失伫立街头,累累如丧家之犬。旁边的小贩又卖出了几个荧光棒,得意地四下张望。好在突然歌声雷动,过年气氛突一下刷起来了。我们立即忘掉了小贩的身份,秒变来凑热闹参加倒计时的看客了。
 
再看孩子,他如释重负。
 
过了年,看着几个积压的Shoelace箱子,我送了一些给网友。可是送不完啊。就在Kijiji上尝试发了下,5元一对试试看。有个白人爸爸带着儿子上门,买了4对20元,接下来悄无声息。于是我改成一小箱30元(每小箱10对),有个小镇的白人女生回email要了,说要开party,可以用得上,要了几箱,也没讨价还价,加上邮费,就在Paypal上付了,叫我们邮寄给她。
 
还剩下一些,砸在手上。每到圣诞节,我就把各种颜色的LED Shoelace找出来,串在一起,做成彩灯,挂在窗口上、屋檐上,你别说,这样也混得过去。还不用牵电线,可以开关,变换速度和颜色。
 
多年过去了,因为搬家,剩下的那些Shoelace早已不见。孩子如今已经上了毅伟商学院,自己打工,自己找工,自己组织校内外活动,一天到晚去Social,比加拿大总理还忙。在谈吐上,俨然一个小老外。




 
是错觉吗?是幻觉吗?
 
每年新年,我的眼前总有挥之不去的那个夜晚,站在City Hall人山人海的街头,他说,“你为什么不自己掏出来呢?”, “你为什么自己不叫呢?”
 
再往前,他颤巍巍站在冰激凌车下,噤若寒蝉,让我不得不在心中给他配音:
 
"One ice cream, please."
 
 
  

注:本文是多伦多妈妈网公众号《周六今夜秀》第一期文章。《周六今夜秀》,要求最新、原创、首发,以亲子时光、亲子体验、亲子分享等主题为佳,也不仅限于此。一经发布,24小时内支付稿酬50加元。


每周六晚9点发布。咨询微信号:gtamama
投稿email: hutou_bang@gtamama.com




 
已有911人阅读

亲子教育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