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多伦多与小强搏斗的“光辉岁月”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花好月圆 2019-03-03 08:35
移民加拿大,在多伦多租Apartment的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有小强。这记忆太鲜活了。你的脑中会闪现《长江七号》星爷父子在家里打小强娱乐的日子,还 ..

(配图)


移民加拿大,在多伦多租Apartment的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有小强。这记忆太鲜活了。你的脑中会闪现《长江七号》星爷父子在家里打小强娱乐的日子,还会自动脑补,一群群小强,像《蚁哥正传》里的蚂蚁部队,列着方阵,迈着整齐的步伐,前赴后继汹涌而来。。。
 
哇,一下梦醒了。好在现在住house里,一只小强再未见过,想起那梦、那租Apartment的日子,心有余悸。
 
那时,我们刚来加拿大不久,搬进一栋出租公寓,一开始是没小强的。过了大半年,也不知道哪天起,厨房里,有一只小强崭露头角,一只,两只。。。我也没太在意,心想不就几只蟑螂,兴不起什么风浪。
 
可是经历了与小强一番番“腥风血雨”的搏斗并败下阵来,我不由深深佩服星爷敏锐的洞察力:这个名字取得实在太有才了,小强真的是太强大了!
 
只要有一公一母,你未斩尽杀绝,几天一过,就会再次变成一个庞大的家族,卷土重来!
 
尤其是要杀死那只母的。
 
在这里,没有同情,只有残酷。因为我知道,我家深深陷入了一场与小强的战争。
 
厨房里的小强越杀越多,我彻底蒙圈,打电话向朋友求助。朋友像个万事通,告诉我一个土方:到药店买明矾,把土豆煮烂,再把明矾混在里面,放在小强必经之地,她说她们家小强就是这样灭掉的。我如法炮制,还别说,有那么一段时间,小强似乎真地绝迹了。
 
我们家像打赢了一场战争庆贺。
 
这时,整栋公寓大楼请“专家”开始了对小强的集体绞杀,这本是好事,我想再经过这样的集体灭绝,我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没想到夜里去厨房找水喝,一开灯,哇,水槽里一堆小强在开会,似乎听到一声号令,一哄而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进各个角落无影无踪。
 
我傻眼了。是幻觉?我安慰自己是幻觉。
 
可是第二天做饭,我打开抽屉,抽屉里有小强,打开碗柜,碗柜里有小强,再一看柜台边上,发现大大小小的小强沿着墙角欢跑,有时他还会回头看你,举着手脚向你挑衅,好像在说,“你来啊,来杀我啊,笨蛋!”
 
你去追杀他,可他身手敏捷,速度极快,你手脚稍慢一点,他就会跑到角落回头看你,你再一动,他就钻进缝里,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感情是整栋大楼绞杀,小强集体逃难到我家了。并不是你家最干净,小强就最少哦,还要看大环境、大气候,他们就是集体逃难到你家,你想怎么样吧?
 
我只好向大楼的Super求救,千呼万唤,让他们派人单独来绞杀了两次。每次喷了药,过了一星期安生的日子。你不放心啊,每天晚上都装模作样去厨房喝杯水,打开灯一看,水槽里没小强,心里石头落地,睡个安稳觉。
 
刚好了一星期,小强又开始在水槽里开会,一开灯,照例一哄而散。现在你遇到的可是加强版的小强,他们已经耐药了。你再给他喷药,他都拿来当甜点了。你用明矾煮土豆也没用,再煮感觉自己很傻,好像是在给他们做饭似的。他们每天晚上在那里开会,就好像在那里讥笑。
 
明矾泡土豆我也不做了。
 
家里的碗筷都消了毒,每天做饭都成了我跟小强斗智斗勇的时候。为了快速而有力地灭掉小强,我特意准备了抽纸在身旁,见到一只杀一只,见到两只杀一双。老公不喜欢杀生,见到蚂蚁也不踩,看我杀了那么多小强,说我下辈子要做小强。我也没办法,我也只是自卫反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坚决回击!
 
可是我这样的“大力捕杀”,没什么效果。做什么事都讲究效率的老公看不下去了,有一天,他烧了一锅开水,舀了一碗,见水槽里的小强,就往水槽灌了下去。
 
一大堆小强来不及跑,就这么被烫死淹死了。老公说,这叫关云长的“水淹七军”。
 
我窃喜。当天晚上,我就准备好了一锅开水,蹑手蹑脚走到水槽边,一开灯,立即来一次“水淹七军”。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只母蟑螂,只要母的一少,我们家的小强就会人丁减少,溃不成军,逃难到别家去。
 
这样下来,我不知道搞了多少次“水淹七军”。有一天,老公说,你手上至少有五百条命,下辈子投胎会变小强。我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杀死五百小强的法子,还是你教给我的呢,要变小强,你也跑不了,你也得变小强!
 
老公叹气,一副很后悔的样子,摊开双手看,好像沾满了血。
 
就这样,经过半年的搏杀,小强最少的时候,只剩下一只。我们在那争论,究竟是公的还是母的。我说是公是母没关系,只剩一只,它就算老死了,我们也赢得最终的胜利。老公一摆手,觉得我幼稚,只要有一只母的在,大楼里就会有公的跑来配。
 
人算不如天算。有一天,终于让我逮住机会,一下拍到那“江湖最后一位大佬”,不想从它死了,肚子裂开,一下跑出几十只小强,一哄而散!
 
原来是只母的,而且还是个大肚婆。那一刻,我彻底绝望了。既颓然无助,也感到有罪。
 
也是那一刻,我决定搬家了。老公深感罪孽深重,自然也不愿意在此继续作孽。
 
我们搬家之前,小强快乐地在我们眼皮底下跳舞,实在是很恐怖的。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以他们的胜利和种族的繁衍告终。搬家的时候,我们把所有的家具扔掉,只留了些衣服和被褥,也是经过我一件件仔细检查过的。为了防止有人捡这些家具酿成灾祸,陷入战争的泥潭,我们在每件东西上都贴了警示说明。
 
搬家后,我们严阵以待,确保不会有一只小强进入新家。疑似看到一只,如临大敌,好在几次都是杯弓蛇影。有一次是飞蛾,有一次是蜘蛛,有一次干脆就是一片小剩菜叶子。
 
半年下来,再没有看到过小强,过上了舒坦日子。再买了房。时光荏苒,这么一晃,几乎忘了小强的事。新移民来加拿大,在多伦多租Apartment度过的那段岁月,一定是曾与小强“亲密无间”的,像我们这样的打斗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
 
小强人如其名,小小的身躯太强大,如果你们家惊见小强,一定要提起百倍的精神来对付他们,否则,你们家很快就会陷入灾难之中。 
 
 
 
本文是多伦多妈妈网公众号《周六今夜秀》第十二期有奖征文。
作者简介:花好月圆 ——
岁月匆匆,记忆如酒,将困苦酿成甘甜。

   加拿大亲子故事、亲身经历、亲子体验、心得分享文章征集,要求发生在加拿大,既真实,又有秀,最新、原创、首发。投稿email: hutou_bang@gtamama.com
已有141人阅读

生活玩乐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