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中日混血小留,挑动了加拿大人神经!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小熊笨笨 2019-10-29 09:28
来自香港在多伦多读书的一个小留学生,在加拿大主流社会火了。他在推特写了一些吐槽加拿大、吐槽多伦多的段子,既引起了主流社会的赞誉,也刺 ..
来自香港在多伦多读书的一个小留学生,在加拿大主流社会火了。他在推特写了一些吐槽加拿大、吐槽多伦多的段子,既引起了主流社会的赞誉,也刺痛了一些人的神经。




 
有些人骂他是种族歧视,有些人却觉得有点马克吐温式的幽默高明。骂的人骂得很恨,捧的人捧得也很高。
 
你以为他来加拿大已经很久,对加拿大深有体会,实际上才来一年多而已。之前在英国伦敦的素里大学读航天工程,去年来多伦多上CentennialCollege,目前在多伦多Downtown的安省艺术设计学院(Ontario College of Art andDesign)读视觉艺术。
 
他还是个兽迷(Furry)同人。
 
他叫内山昌治(Shoji Ushiyama),网名将司,来自香港,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香港人。其实他写的那些段子,来自初来加拿大的newcomer的一些很常见的culture shock,但他表达得很老道。
 
你把大家都曾经历过、感受到的体验,用很老道的语言说出来,引起共鸣,那就牛了。
 
 
一切缘于上周一(10月21日)晚上他写的那段推文,以及后面自己连珠炮似的七八十个跟帖吐槽,相对于他对这句论断的佐证和阐释。
 
 
 
这句话是这么说:



“作为居住在加拿大的外籍人士,我在这里居住得越久,我越确信自己实际上被困在一个隐秘而恐怖的噩梦之乡,这个国家微妙而缓慢地吞噬着我。”
 
这句话,获得很多点赞和转发,甚至引起加拿大一些知名记者、作家的注意。
 
接下来,他做了一大堆吐槽。我数了下,大概七八十条。每一个段子,都挺精细,也令人惊喜。
吐槽对象,其实我们都熟悉,比如加拿大的冬天、建筑施工的效率、Canadian Tire名字的梗、加拿大人对Tim Hortons的又恨又爱、加拿大雁的彪悍、电费的英文单词、英法双语的法语错误、加拿大伦敦与英国伦敦的梗等。

 
举几个例。
 
Tim Hortons:

People praise the coffee shop. They joke about the coffee shop. They say the coffee shop is central to their collective identity. You mention that you have been to the coffee shop before, and you liked it. The people are horrified. You decide not to visit the coffee shop again.

 
加拿大人夸Tim Hortons,又常常吐槽Tim Hortons,Tim Hortons是加拿大人身份认同的中心。但你说你去过,挺喜欢,加拿大人就很异样看着你。然后你就再也不去了。
 
(对本地人来说,你要用贬,来表达你的喜爱)。
 
 
埃德蒙顿:

People speak of Calgary. You know people in Calgary. They speak of Edmonton, but no one outside of Calgary speaks of Edmonton. You're not sure Edmonton is a real place.

 
加拿大人会聊卡尔加里,你也认识个把卡尔加里的朋友。但你提埃德蒙顿,但除了卡尔加里人,就没人聊这个话题。你都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埃德蒙顿这么个地方。
 
(这个段子,激怒了埃德蒙顿人)
 
 
加拿大鹅:

The bird is dangerous. It will kill you if you approach. But you may not attack the bird, as the bird is protected. Harm the bird, and the humans will pass judgement on you.

 
加拿大鹅很凶险。你靠近它,它会扑死你!但你却不能去攻击它,因为受保护。伤害了大鹅,人类会法办你!
 
(在加拿大的逻辑,大鹅可以伤害咱,咱不能伤害大鹅)
 
水电账单:

You want to move in. You ask someone about what the electricity bills are like. They ask you if you mean "hydro". You say you weren't talking about water, but electricity. They insist it's called "hydro". You accept this.

 
你要搬家了,你问电费账单的事儿,他们问你意思是不是指“hydro”。你说我不是在问水费,而是电费,他们却坚持将“水费”叫电费。你不得不接受。
 
(加拿大电力,主要来自水电,说电费的电,都说hydro。)
 
伦敦:

You tell someone you've studied near London. They are confused, as they don't know any places near London. You realise they are not talking about the same London you are. No one talks about the same London you do.

 
你告诉他人,你上学的地方在伦敦附近。他们一副困惑的样子,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伦敦附近还有什么。你突然明白,他们说的伦敦,和你说的伦敦,不是同一个地儿。大家口中的伦敦,根本就不是你说的伦敦,大家
 
(多伦多人提伦敦,当然指的是西南安省伦敦。对于不知道加拿大还有个伦敦市的newcomer,自然很困惑。彼此蒙圈)
 
冬天撒盐:
 

The winter is dark and harsh with stinging cold. They spread salt over the roads. It poisons water and eats metal, and they tell you now it is safe.

 
(加拿大的)冬天又黑又冷,他们在路上撒盐。这些盐会污染水源,让金属生锈,可他们却说,撒盐之后就安全了。
 
(加拿大在路上撒盐,是化雪)
 
建筑施工:

Men dig up the streets and roads. They systematically move from neighbourhood to neighbourhood. You never ask what they are searching for or why they do it.

 
工人们在街头巷尾挖啊挖啊。他们一起干完这个社区,又跑到另一个社区。你从来不知道他们在挖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总是挖啊挖个不停。
 
(加拿大的建筑工人,要靠maintenance活。修新路,哪里够job。)
 
 
法语:

You can't read any of the French, but you're curious, so you ask your friends from France if they can translate for you. They say they can't read it either.

 
(在多伦多)看不懂法语,但好奇是什么,就问法国朋友,能不能翻译下,结果他们说,他们也不懂。
 
(在多伦多的非法裔做生意,估计也是乱翻译法语)。
 
此外还有好多,感兴趣你自己去看吧。
 
有人以为他来了加拿大很久,是真得不喜欢加拿大,就骂他“go back to where he came from?”
 
他怎么回复,“The answer is no, I don’t plan on doing that anytime soon.”
 
“我的回答是不,近期我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将司还是个兽迷。这是他素描的一个兽女。
 



 
兽迷们,喜欢把动物拟人化。四肢着地,变直立行走。手可以变成像人类一样的手。
 
男的一样可以很帅,女的一样可以很性感。这可能也是一种反社会。人类总是因为一点肤色、服饰的不同,整天那么多歧视、斗争,兽迷们干脆给你展示一下,各种各样的兽人。

如果我们的世界,真有好多兽人,以我们的思想观念、素质水平,那不是闹翻天了,一定要彼此干掉才行?都不知道谁算正宗的“人”,谁有个资格行走在地球大地之上。
 
已有494人阅读

枫下有约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