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官司:男人死了,老婆从他身上扒精可以吗?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梨花姐姐 2019-12-13 10:10
在加拿大,什么事都讲法律。有时候我们老中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到了老外这里,就很严肃。 法律就是法律,得依法办事。 本周,卑 ..
在加拿大,什么事都讲法律。有时候我们老中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到了老外这里,就很严肃。
 
法律就是法律,得依法办事。
 
本周,卑诗省最高法庭就判了一件“离奇古怪”的事儿,对全加拿大人都有关系,咱们看看。
 
男人死了,老婆从他身上扒精可以吗?
 



 
话说温哥华有一对青年男女D和T,谈恋爱,结了婚。三年,得千金。老公D很开心,看得出他喜欢孩子,还想多生还想要,给女儿添个sibling。
 
可是光说光想是不够的,你得写下来。
 
这不,就出事了。去年10月2日,老公D突然意外身亡,来不及做任何遗嘱。他老婆L,认为再要个孩子是老公的遗愿,就想留种。
 
按规矩,必须在死亡36小时内办,由医务人员来办,而医务人员办之前,需要法官的order。
 
因为这事儿比较含糊,法官很为难,灵机一动,就给了条件性order,让医院先留精,不经过遗孀L的手,直接交到试管婴儿中心(IVF Clinic)冷冻起来。给哪家,T可以选择,但未经法庭允许,谁都不准动这个精子。
 
 
接下来怎么办?
 
这事儿就在36小时内办了。精子已经取下来了,就在那儿冻着。接下来,你想要,你就打官司。
 
法官也可以慢慢审,看究竟该给还是不该给。
 
官司到了卑诗省高级法庭,这事儿也比较玄乎,法官也不贸然,还请了加拿大联邦司法部、卑诗省司法厅一起出席听证。
这个事儿,有点不人道,但的确有法可依。2004年加拿大国会通过了一个《辅助人类生殖法》(Assisted Human Reproduction Act),2007年生效。
 
其中第八条明确规定:

No person shall remove human reproductive material from a donor’s body after the donor’s death for the purpose of creating an embryo unless the donor of the material has given written consen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ions, to its removal for that purpose.

 
简单说,就是未经死人生前书面同意,你不能在她/他死后动她/他的精子、卵子,用于繁殖。
 
法律说的是,任何人都不可以。自然包括他的遗孀。
 
法律就摆在这里。法官即使同情也没用,得按照白纸黑字做。L一看没戏了,因为精子已经在那里了,她就称这些精子“是属于她的财产”。但法官说,这些精子,只是法官命令暂时留存在那里,等她打官司的,打官司赢了才归她。
 
 
卑诗省高级法庭怎么判的?
 
按照加拿大联邦的《辅助人类生殖法》,驳回L的诉讼。终止取精储存冷冻的做法,销毁这些精子。
 
但法官格外开恩,没有要立即销毁,而是给了30天时间。这30天,L可以上诉到卑诗省最高法庭。
 
如果不上诉了,30天一到精子就没了;如果继续上诉,可能输,可能赢,谁也不知道。那她就得挑战加拿大联邦这条法律了。
 
那就越搞越大了。
 
老公的精子就在那里,不知道她最终能不能拿回来,不知道她是否会放弃,要是她真拿回来了,不知道哪一天是不是真能给死后的老公再生一个孩子?
 
充满了未知啊。

注意,本文的案子,是拔精,反过来取卵,也是一样的哈。
 
已有341人阅读

新闻快报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