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是否一次“基本收入”大实验?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梨花姐姐 2020-04-23 09:23
本次新冠疫情,是百年一遇大危机。每次大危机,都会有点里程碑的新生事物产生。 这次大家有点感觉了,欧美发达国家很多人都品尝了下,传说 ..
本次新冠疫情,是百年一遇大危机。每次大危机,都会有点里程碑的新生事物产生。
 
这次大家有点感觉了,欧美发达国家很多人都品尝了下,传说中的基本收入(Basic Income)有没有?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巴西,也都体验了一把。
 



 
但不是Universal Basic Income,而是Targeted Basic Income。有什么不同呢?前者是全民皆发,后者是划了条件,给最需要的低收入群体。
 
只是疫情下,是短暂的。如果疫情后,还一直都有,那就是UBI/TBI。
 
可以说,新冠疫情下,开启了迄今最大规模的UBI/TBI社会实验。西班牙政府更是豪言,即使在疫情结束后,他们可能会继续搞,成为全球第一个真正搞UBI/TBI的国家。
 
此前最接近的,是瑞士,他们在2016年搞了公投,最终以76.9%拒绝没有通过。
 
不过以前搞基本收入,主要考量的是未来人工智能下,面临大规模失业,大家感觉还挺遥远,没感觉,这次来了一次新冠大流行,大家一下有切肤之痛了,知道没有这玩意儿,至少在疫情下是玩不转,现在观念估计有所改变。
 
 
大家已经体验了一把CERB了吧?
 
2000元一个月,可以拿4个月。申请过的同学就知道,是不是非常简单,是不是非常快捷到账?
 
大概四五次点击,几秒钟就完事。周一申请,周三就到账,可以付房租、水电,出门去买菜了。
 
以前有过这么简单的事吗?
 
为什么这么简单这么快?因为几乎无审核,你申请就有。只是到明年报税时,国税局才统一查看。
 
再加上,每月挣1000不到,依然可以拿CERB,就更像基本收入了。因为基本收入是保障你基本收入,同时鼓励多劳多得的。
 
稍微改一改,比如疫情过后,每月1000,挣多得多,你挣2000,你就有3000,那么就是基本收入了。
 
 
美国也在推动基本收入



 
美国人这次体验了一把,但是浅尝而止,远远不够。在多方推动下,川普只给年收入7万5以下的美国人,发了一次性的钱。
 
大人1200美金,小孩500美金。
 
很多人拿到这笔钱,一开始很欣喜,但是交了房租按揭水电,买点菜,就没了。接着又一筹莫展。
 
疫情还远没结束呢。
 
民主党的人,就一直在推这个。之前美国的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就以推荐基本收入出名。他换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自由分红”(FreedomDividend)。因为叫“基本收入”,有点像国家赏饭吃的嗟来之食,但实际上,你说国家像公司一样运营,而国民是国家的owner,那么难道每个人不应分红么?
 
好像深圳那些屋村一样。
 
他的建议是,每个18岁及以上的公民,不管收入及就业状况,每月发一千美金。
 
曾经红火过一段时间。
 
现在疫情如火如荼,美国民主党又有两个国会议员提出动议,并有另外17名民主党国会议员附议,要求在疫情期间发基本收入。
 
这个动议叫The Emergency Money for the People Act, 给每个16岁及以上、年收入13万以下的美国人,每个月发2000美金,至少六个月,一直发到失业率回升到疫前水平为止。
 
此外,除了政府,美国民间也在行动。有个叫GiveDirectly的非盈利机构,本来是筹款发钱给非洲穷人的,直接发手上,面对此次疫情,他们搞了个叫project100的项目,筹款一个亿,给美国10万困难户,一家发1000美金,直接到账。
 
 
 
加拿大这边一些新动向
 
大家知道,CERB,扩大了一些资格对象。但还是有不少困难户或合情合理的人,没有涵盖。NDP的辛格,希望干脆取消条件,给全民发。
 
多大和萨省大学两个教授,提出以后干脆实行基本收入。
 
18-64岁的加拿大人,2019年工作或自雇收入在1-5万元的,每个月发1000。一千加元,比加拿大全国各省发的平均救济金,稍微高那么一点点。
 
 
搞基本收入是不是疯了?
 
也不是。政商学及宗教教,支持基本收入的大佬大有人在。你很难说他们是疯子。
 
比如特斯拉的爱隆穆斯克,Facebook的小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 Pissarides)。
 
教皇方济各,在4月12复活节那天说,现在是时候搞基本收入了。他也来说。
 
 
 
基本收入有什么好处?
 
大家已经看到了,在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下,没有基本收入搞不掂。即使不关心家破人亡,也要关心经济。
 
为什么呢?
 
你得有就业,你得有消费。没钱消费,那么小生意都得倒闭完蛋。没人下馆子,没人去游乐场,怎么可以呢?
 
生意做不下去,税收又没了。
 
尤其是像美国、加拿大这样的欧美发达国家,消费占了全国GDP大头,70%以上。
 
没有消费不行。
 
然后呢,你可以说解决贫困问题,人人活得有尊严等话题。
 
个人有基本收入,可以度过个人危机。比如你哪天失业了,或你的生意有一搭没一搭,基本收入像个蓄水池,可以帮助你平衡。
 
家庭有基本收入,可以度过家庭危机。按揭、租金、账单、水电,买菜等。至少基本的可以应付过去。
 
像新冠疫情这样,陷入全民危机,那么个人及家庭危机可以得到帮助,自然全民危机也就得到帮助了不是吗?
 
在没有危机的情况下,理论上,基本收入,可以让你去挣钱,过上更体面、更享受的生活,可以让你获得更多财务上的自由,支持你有更多的发明、创作、创意、创业等行为。
 
 
 
基本收入有什么坏处?
 
人们一个担心,是财政负担,还有一个担心,是鼓励懒惰。
 
这就要靠社会实验了。每一次大的社会革新之前,我们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比如每天8小时工作制,每周放假两天,每周工作40小时。再比如基本工资。再比如全民医保等。
 
哪一次不担惊受怕。
 
习惯了每周只放假一天,突然开始实行每周放假两天只工作五天,你不害怕吗?不怕GDP?不怕玩了两天的人懒散了不好好回来上班?
 
基本收入好不好,暂时还难说。
不过新冠疫情,给我们提供了一次全球范围下的社会实验。西班牙说他们要第一个吃螃蟹,我们且行且观看。
 
已有474人阅读

新闻快报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