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不断倒闭,这个减租计划太考验人性容易撕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小熊笨笨 2020-06-03 09:06
同学们,虽然加拿大在推CECRA(Canada Emergency Commercial Rent Assistance),给小生意减免租金三个月(四五六月),但我们发现每天的新闻,依然有不少餐厅倒 ..
同学们,虽然加拿大在推CECRA(Canada  Emergency Commercial Rent Assistance),给小生意减免租金三个月(四五六月),但我们发现每天的新闻,依然有不少餐厅倒闭。
 
不是那种平日就没什么生意的哦,我看不少是平日很兴隆的,有的甚至是开了五六十年的老字号。
 
生意好的也倒闭,就有点说不过去。这是为什么呢?有的呢,是看接下去可能很长一段时间还要亏,干脆主动退休算了;有的呢,则是交不起租金,甚至被业主驱逐!
 
本次疫情中,面向打工者的2000元一个月的CERB,面向学生的一个月1250元的CESB,面向雇主的75%薪资补贴的CEWS,甚至那个面向小生意的“贷四还三”的CEBA都挺好,操作起来很简单,申请者积极性很高,就是这个面向小生意的减免租计划CECRA,太考验人性!
 



 
这个资助,是让业主来申请。要业主同意割肉25%,租户只出25%,那么政府给剩下的50%租金。
 
听起来挺好啊,大家一人牺牲一点,共度时艰。可是不少业主不干!
 
这个政策,把人性想得太美好,觉得疫情下,大家都在suffer,租户关闭了,或者只是送外卖,日子那么难,东家你也承担点,三个月收75%租金就可以了。大家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对吧?
 
错!
 
有不少逼租的。有不少不愿意申请CECRA的,因为要损失25%租金,他一个子儿都不想少!疫情跟他没关系。让人想起《大明劫》里那些地主、土豪、乡绅对吧?
就是舍不得。



 
像多伦多Downtown这家披萨店LambrettaPizzeria,月租将近一万三,平日生意兴隆,好评度也高,但业主就是不愿意申请CECRA,要你交全租。餐厅老板无奈,到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哭诉,宣布倒闭,引起舆论压力,业主才乖乖就范。
 
因为有了CECRA,这家店又起死回生了。
 
但并不是谁都有这么好运气。有些餐厅老板,就是遇到一个很横的业主,打死也不给你降租,交不起租金就叫你走。
 



 
比如这两天,多伦多又有一家加勒比美食餐厅Pam's Roti,做了几十年的,老板在社交媒体求助。明明有CECRA,只要业主申请,四五六三个月可以收75%的租金,他就是不申请,交不起全额租金要驱逐。
 
该区的市议员,已经给业主写信,看看业主是否给个面子。
 
 
为什么一些业主不愿意申请CECRA呢?
 
大部分人还不是因为贪婪。觉得做什么人什么生意在百年大疫下都可以损失,但作为食利者阶层的租金,一个字儿都不能少。
 
过去是地主,现在是业主。
 
有一些呢,是自己也有实际困难。比如这个商铺或单位,业主还有按揭要交,业主背后还有银行,银行才是最恨的,一个字儿不少。有的业主呢,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还有债务,指望着这个钱呢。
 
但贪婪的是大部分。甚至有些,想趁火打劫。那些干了几十年的餐厅,租金比较低,现在地价都大涨了,想趁机干掉你。
 
所以这事儿挺难搞。
 
当然,以上说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业主,估计大部分业主都是有同情心的,愿意在大疫之年,和租户共患难,与国家共度时艰。毕竟餐饮业,也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
 
 
业主不情愿申请CECRA,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这个政策有问题,需要改进。
 
其他那些紧急资助计划,大家申请都热情高涨对吧?
 
首先,政府出一半,业主和租户各出25%,这个做法让业主割肉25%,直接导致业主不愿意。
 
能不能涂掉这25%?毕竟因为这25%,让好多不用倒闭的餐厅倒闭了,也是损失。
 
就算不涂掉25%,可不可以改为让租户来申请。本来租户就被捏在业主手上,灾难下,业主似乎高人一等,然后又要看业主脸色求他去申请,就容易撕。
 
你暴露出交不出租金,业主从心底更想赶走你不是?如果租户申请,业主并不知道你是真没钱还是假没钱了。会不会好一点?
 
总之这个CECRA表面上让业主和租户合作、分担,共度时艰,但人性在那里,很容易撕。
 
有些业主还表明,感觉申请CECRA太麻烦,要填一大堆资料,辛辛苦苦搞半天,就为了让自己只得75%。还有的,感觉CECRA先让租户只出25%就结了,但自己申请了那50%租金,暂时只是贷款,心里不踏实,风险还要自己担。
 
所以也有呼声,说能不能把贷款,改成直接给的Grant。虽然说遵守承诺,到了今年底,贷款就免还,但依然让一些业主心里不安。
 
但是呢,如果改成直接给,肯定又会担心,有人作假、冒领,像CERB那样,CECRA可不是小数目。
 
所以没有完美的设计。有时候我觉得,在特殊时期,在短期内,容忍一部分小人的计划,反而是成本更低的计划,更有效率的计划,也是更完美的计划。
 
小人乱来,固然造成一些损失,可是坚持CECRA,让一部分业主不情愿,驱逐租户,不是一样造成很大的损失么?我看后者的损失可能更大。
 
至于小人的那一部分损失,可以在秋后通过法律算账,让一些有钱并获得不当得利者,有一天加倍吐出来就是了。至于在国难时期没钱获得不当得利的那部分,从轻即可。
 
 
卑诗省下了emergency order,禁止符合申领CECRA的业主,驱逐租户。这个禁令到六月底为止,不知道是否会延期。
 
卑诗省是左翼政府,为小商户考虑。右翼政府一般倾向于为业主考虑。卑诗省这个禁令也不可能实行太久,因为太久了,业主也会出来反对,因为说白了,业主可以有没有任何同情心的自由,就是租户会去自杀,但他不愿意减租,他也有这个权利。
 
这就是没有同情心的社会,和有同情心的社会compassion society的区别。光靠法律、制度、福利还不行,还得有共同的向上的积极的价值观、良好的社会风气,和人心底普遍的同情心。
 
《大明劫》里,那些在国家危难,不愿意出一点血的地主豪强,最后被杀了。李自成攻入洛阳,把福王的肉割了,和鹿肉一起煮食,美称“福禄宴”。福王有很多钱,很多很多钱。
 
 
已有212人阅读

新闻快报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