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米.道格拉斯--最伟大的加拿大人

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姚永安 来源:部落格 2010-03-06 16:02
谁是「最伟大的加拿大人」?相信很多移民都不认识。加拿大虽然与美国同处于北美洲,大家在语言文化上都相近,加拿大人日常看的都是美 ..


加拿大全民医保之父 萨省省长 国会议员 新民主党创始人及首任党魁 (如今新民主党已经超越自由党,为联邦政府反对党)


 
谁是「最伟大的加拿大人」?相信很多移民都不认识。加拿大虽然与美国同处于北美洲,大家在语言文化上都相近,加拿大人日常看的都是美国的电视和普及文化,为甚麽我们的国家和价值会与美国有很大的差别呢?我认为都与我们 这位「最伟大的加拿大人」有关。
 
2004年11月,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举办了一项「最伟大加拿大人」的选举活动。
 
在这次选举过程中,共有14万份提名,结果由120万加拿大人民透过电话、电邮和传真投票选出。赫然排在首位的,是被誉为「加拿大医疗之父」的政治领袖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当时风头正劲的特鲁多(Pierre Trudeau)则屈居第三位,第二位的是Terry Fox,发明人造胰岛素、获得诺贝尔奖的班庭医生排第四,第九位是电话之父贝尔,第十位是冰球大帝韦恩.格雷茨基。
 

 
 
道格拉斯的人生传记可以说就是一部加拿大的当代史。 
为了纪念这位加拿大伟人,CBC在2005年特别拍摄电视专集《草原省分的巨人:道格拉斯的故事》(Prairie Giant: The Tommy Douglas Story),以表扬道格拉斯的贡献以及他传奇的一生。这辑光碟相信在公立图书馆是可以借览的,笔者诚意推荐! 


 
最后的演说 
加拿大人心目中的最伟大领袖,并不是战争英雄或是要领导世界的领袖,而是杰出的人道主义者。道格拉斯在有生之年始终以平民福祉为 奋斗目标,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社会改革,影响甚巨,众望所归。可以说现今许多加拿大的经国大略,都能从道格拉斯那裡寻到源头。 
道格拉斯在1983年7 月2日最后一次的公开演讲中这样说:
 
「在五十年前的这个晚上,英联邦共同党(CCF)诞生了。就是在里贾纳(Regina)这里。当我回想起那第一次的党大会,我们那时的梦想。当时我们所预见的计划是很激进的,就连我自己也笑出来。为何我们竟然够胆想像一个社会和国家拥有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全民养老金、失业保险、人权法和一份真正的宪法,以及您能够说出来的主意。在当时,若果您说可以达成以上任何一项,人们都会视您为疯子。但五十年之后,我们已经在这裡。」
 
「有些人以为我们已经战胜贪婪,我们已经成就了公义平等的社会。我想在某情度来说,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一起建立这个国家。但若果您认为贪婪已经被打败,或被迫退。我认为您实在是太天真。我想藉此提出警告,虽然我日后不能再与您们并肩作战,但这些不能避免的战斗还是会继续来。」
 
「公共医疗成立虽然已有二十年,但我已经听到不满的声音。他们说: 『太昂贵了。』没错,无论您以甚麽方式支付,医疗都是昂贵的。尤其是当您把利润加进帐单后,医疗将会更加昂贵,这是简单的数学常识。事实是,由政府运作,比任何私营计划更具效率,因为私人企业需要有利润。就正如我一直所说,为了满足股东,利润每年都要增长,真是天晓得,试问怎可以因为要挽救多几条生命而令股东赚少了钱呢?医疗是所有人都需要的,因此必须由全民来提供。若果一个社会不能认同这样的原则,实在不能说是一个真正的社会。当我离去后无论他们怎样说,请您紧记我们的创党原则,这也是我在议会内外,我一辈子都在不断奋斗的目标。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大家一起生活在这个世界,对于我们品格唯一的考验是:我们如何对待社会裡不幸的人,是究竟我们应该如何照顾对方,而非我们怎样对待自己。」
 
影响一生的经历 
「最伟大的加拿大人」是一位移民。道格拉斯于1904年在苏格兰出生,1910年与家人移民加拿大,定居于缅省(Manitoba)的温尼辟市
(Winnipeg)。他10岁时右脚因受感染而要动手术,但不成功。由于没钱看专科医生,为了避免感染蔓延全身,道格拉斯面临切割右脚的厄运。可幸,一位到访外科医生愿意免费为他做手术,条件是让他的学生旁观学习。这位医生不单救了道格拉斯的腿,还有他的性命。这次经历亦启发了他追求全民医疗保健的梦想。
 
1919年夏天,年少的道格拉斯在天台目睹警察开枪镇压温尼辟大罢工杀害示威者。暴力镇压事件令道格拉斯下定决心为劳工阶层奋斗。
 
年轻的道格拉斯曾经做过业馀演员、拳手和印刷学徒。1924年,20岁的道格拉斯面对人生的转捩点,他入读了由浸信会创办、专门培育年轻牧师的Brandon College。在学院内他活跃参与演讲、辩论和话剧演出,并且被校友视为天生的领袖和学者。他亦经常到郊区教堂演说。
 
 
目睹经济大萧条 
道格拉斯成长于加拿大中部草原省份,也从那裡开始他的政治生涯,就像盘旋在大草原的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 
1929年,道格拉斯成为了沙省Weyburn镇一间浸信会教堂的牧师,这个镇的居民很快便感受到这位年轻宣道者的朝气和口才。道格拉斯在这裡深刻体会到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在草原省分所造成的艰难;庞大失业和贫困民众令道格拉斯踏上社会改革者的道路,并且以宗教推动社会运动。
 
1932年,道格拉斯在镇内协助成立独立工会,并被获选为主席。沙省的独立工会运动参与的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却开始提高人们对社会主义政治的认知。这股运动随即演化为农民工人党(Farmer Labour Party)的成立。农民工人党提倡人人平等的医疗服务、失业保险和全民退休金计划。
 
同年7月四个省分的农民工人党合并为同盟,加拿大首个全国性社会党「英联邦共同党」CCF(Cooperative Commonwealth Federation)正式成立。
 
1934年,道格拉斯在沙省省选中落败。次年,他获选入国会,成为CCF的国会议员,展开了他的政治路途。虽然当时的CCF在国会只有五位议员,但是,年仅31岁的道格拉斯,凭着他的雄辩和演说打出名堂。他努力在国会内为西部省分争取支持。到了三十年代末期,CCF所提倡的社会主义式主张开始获得更普及的民众支持。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道格拉斯找到更有力的方法去推动他的主张。他力陈若果加拿大能够有财力製造物资战胜外敌,我们亦同样能够提供食物、衣服和居所给我们的儿童。 


 
沙省新气象 
1944年,道格拉斯带领沙省CCF竞逐省选,大获全胜,在53个省议会的席位中赢得47个议席。当年只有39岁的他,成为北美洲第一个民主社会主义政府的领袖。
 
上台后,道格拉斯锐意推行社会和经济改革,强调所推行的社会主义以人道、民主政治和经济为纲。在主政的第一年,他立了过百条法例,其中大多为社会和经济的改革。这些改革包括把医疗、医院和牙医服务加入老人退休金计划内,为广大市民提供癌症、肺病、精神病和性病的免费治疗,引进社会福利服务,增加教师薪酬,修改教育制度,兴建较大规模的学校,以及为沙省大学成立医学院。次年,政府取消了食物和肉类的销售税。 执政2年,沙省省债减少了2000万。执政4年,道格拉斯为省民提供全民医院服务、电力和污水处理,以及兴建道路,更把省债完全清还。
 
道格拉斯在沙省三度连任,执政共17年。不过,他的最大挑战却是1948年的首度连任选举。
 
由于当时处于英、美与苏联冷战,以及西方国家恐惧共产党的大气候,对手正好利用这种恐共心理大肆攻击抹黑,令道格拉斯处于困境。他利用电台广告奋力反击,并说出以下名言:「不要受骗两次。第一次被骗,羞耻的是骗人者;但若您愿意让人愚弄两次,羞愧的应是你。」道格拉斯终于凭藉他的政绩,以及为人民服务的真诚和决心而胜出。 
 
在道格拉斯执掌的沙省由贫困转变为富庶,人民生活得到重大提升。在CCF主政之前,全省只有300户郊外家庭获得供电,到了1964年,6万5千户农民家庭透过公营的电力公司获得供电服务。
 
沙省的公营服务包括公共交通和市民可负担、具质素的电话服务,还有全国首创的公营汽车保险。林木局的成立令省内的林木资源不会被砍伐清光,令林木业的繁荣能够持续发展。 
 
在劳工方面,道格拉斯的政府製订劳工法例,确立工人集体谈判的权利,订立最低工资、法定假期和开设劳工关係局。 
工业和经济多元化发展同样是道格拉斯政府的重要施政目标,当中包括协助私人投资者开发矿产、钢铁厂、水渠厂以及鼓励开採石油和天然气。在道格拉斯上台前,沙省的八成国民生产为农业。到了1957年,即使省内增加了超过一百万公顷的农地投产,但农业生产只佔全省GDP的35%,显见道格拉斯政府的多元经济发展成效卓越。
 


 
加拿大医疗之父 
由于率先在加拿大建立和推广公共医疗保健体系,道格拉斯被誉为加拿大「  全民医疗保健之父」。 
一个社会应该有怎样的医疗服务?个人如何获得医疗服务?究竟是由谁付款?医疗的制度界定了社会内医疗服务的状况,以及病人会有怎样的待遇。在人类历史裡,医生和病人的买卖关係塑造了社会的医疗体制。在加拿大,道格拉斯所领导的社会运动改变了这项定律,由政府支持的医疗体制确保所有加拿大人在接受医疗服务时都享有同等权利。 
 
我们的邻邦美国虽然是世界强国,但医疗体制的却极不平衡,而且耗费庞大社会资源。美国的医疗花费佔国民生产总值GDP的15%(加拿大是10%),但美国仍有4千万人未能享有医疗服务。
 
加拿大人以全民医疗保健为傲,亦视之为人人平等的核心价值。既然加拿大人拥有同等的政治和平等的公民权利,那为何在身体生病最需要支援的时候,不同人会有完全不同的待遇呢? 
道格拉斯在1947年在沙省以每人每年收取5元的费用,引进为全民提供医院服务的保险措施,他说:「这项服务是由政府库房支付,是由所有人所分担,而并非只由患病的人承担。」不过,真正的全民医疗保健(Medicare)却要等到1962年,到沙省政府有足够财力时才面世。
 
显而易见的是,道格拉斯的改革是循序渐进的,在致力改善民生的同时也大力发展经济,在政府掌有足够收入时才推行全面医疗保健。道格拉斯主政十多年,政府财政年年盈馀,不单没有赤字,而且还把前任累积的省债还清。 
道格拉斯所建立的全民医疗保健服务,以「服务全民」、「公共经营」、「提供高质服务」(当中包括预防护理)为基础。这项对加拿大影响深远的建树,在当时却遭遇到巨大阻力。北美洲的医疗建制发起运动,誓要阻碍道格拉斯的全民医疗保健,沙省成为了激烈的战场,最后引发全省医生发起大罢工抗议医疗服务公有化。 
在历时23天的医生罢工过后,全民医疗保健最终在沙省面世。道格拉斯向加拿大人展示了一项重要信息:发展全民医疗保健是可行和可以负担的。若果道格拉斯当年未能突围而出,加拿大的全民医疗保健相信也会和美国一样难以实现。
 
1964年,一项皇家研究(Royal Commission)建议根据沙省模式建立全国医疗保健制度。1968年,国会通过医疗保健法,为全国加拿大人民提供全民医疗保险计划。这种制度并未有把医疗体系国营化,因为医生并非由政府直接发薪,而是按照服务收取费用,只是账单由政府支付。1984年,国会以加拿大卫生法取代之前所订立的不同法律。
 
 
开创NDP
 
1961年,道格拉斯重投联邦政坛,英联邦共同党CCF(Co-operative Commonwealth Federation)与加拿大劳工议会(Canadian Labour Congress)和新党(New Party Clubs)合併,共同组成新民主党(NDP)。道格拉斯成为该党首任党领。
 
新民主党的政纲主要源自CCF的政策,其成立亦为这股民主社会改革力量在全国带来更多的兴趣和支持者。不过,道格拉斯在家乡的支持却出现问题。由于其他省分逐渐吸纳沙省的成功政策,加上选举开始以全国选民为目标,在老家惯听了道格拉斯进步主张的选民,自然觉得他缺乏新意和吸引力;沙省的医疗界同时趁机痛击。道格拉斯在1962年的联邦大选中落败,丧失了在利载拿Regina的议席。身为党领,在国会却没有议席。
 
结果,新民主党在本拿比–高贵林的国会议员Erhart Regier自愿辞职,让道格拉斯能够透过补选进入国会。今天,这个联邦选区被命名为“本拿比—杜格拉斯”。
 
道格拉斯领导新民主党在国会推动社会进步政策,虽然从未执政,但他的全民医疗保险和退休金的主张却获自由党皮尔信(Lester Pearson)总理的少数政府接纳推行。新民主党虽然未曾在联邦层面掌政,但其多项主张如全民医疗保健、老人退休金、失业保险、劳工赔偿等政策都获得政府採纳。
 
新民主党亦是首个协助华人平反人头税的联邦政党。在省的层面,新民主党曾经在多个省分掌政,秉承CCF与道格拉斯的传统,以广大劳工阶层和少数社群的利益为政策纲领。
 
在魁北克省1970年的十月危机中,道格拉斯在国会带动反对总理杜鲁多(Pierre Trudeau)以对抗恐怖活动向魁省所颁布的战时法桉(War 
Measures Act),此举在当时为道格拉斯的声望造成重大打击。道格拉斯不计个人得失,勇于坚持捍卫公民权利的行为,历史已经就此对他给予正面的评价。
 
1971年,道格拉斯辞退党领职位,但续任国会议员直至1979年。1986年2月24日,道格拉斯因癌症逝世,享年82岁。
 
 
建立仁义之邦 
道格拉斯当年在沙省推行的开拓性政策,在加拿大担当先锋的角式,其他省份和联邦政府都相继效法。以下是道格拉斯在的建树: 
为受政府援助市民提供全面医疗、药物和牙医服务。 
为全民建立具质素的教育服务。 
为北部社区提供必须的空中紧急救护服务。 
首个设立财政部门专责提供长逺规划的政府。 
首先引入公营保险的政府。 
首个成立艺术发展局的政府。 
首个给与十八岁年青人投票权的政府。 
首先定立八小时工作,每週工作五天及给与工人有薪假期。 
首个为工人带来集体性谈判权利的政府。 
加拿大首个引入人权法,多元族群和少数社群人人平等。 
北美洲首个引入法规保障农民的政府。 
北美首个设立小额钱债法庭的政府。 
建立北美洲第一个公营医疗制度。
 
 
 
 
 
 
 
 
已有9024人阅读

枫下有约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